他提上包出了门营养

他提上包出了门,刚到门口的路上,母亲就在家门口嘱托他路上小心点。而此时老虎岗去县城已经通班车了,一天四班车,上午下午各两班次。

他睁一下眼,闭一下眼,艰难地往老虎岗赶去。

赶到镇上头班车早就走了,而第二班车要九点多钟才会到镇上。他坐在路边的一棵树下,将头扎在双膝上,并帮助和促使项目尽快开工建设。其中闭着眼养神。他想冲着天,冲着地大喊大叫。那种大喊大叫有什么用?现在注定他要么学门手艺过安稳的日子,要么就是自学成才。凭着四棵松上那一双双嘲弄的眼神,那一声声讽刺的言语,他也要做出反击,他不能就这样承认命运的安排,这样让命运打趴在四棵松那片山坡上,他要在四棵松那块地上站起来,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。

他默默地鼓励着自己,而双眼中一阵阵扎心的痛。这痛他还可以忍受住,但是那一声声像苍蝇那样的叫声,向他涌来,他难以忍受,他的生命像炸开了。他还是那样低着头坐在路边,一辆辆车子驶过去,一阵阵灰尘飞起来,盖到了他的头上,衣服上,很快那路边的他成了一尊灰尘的雕塑。

他想到四棵松,想起父亲那个雨天离开家的那个山顶,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在父亲离世后,会如此艰难。他的内心又让一股欲望之火煎熬着。村上有人谣传他与莫爱花……他对莫爱花有时还真的有那股冲动,但他不可越过河界与最底防线。莫爱花也只是将他当作一个小孩子似的。

他赶到了县人民医院,住了院。

吃了晚饭,太阳还有很长一段路才能走到西边的山岗上,才能落到西山去。他躺在医院里觉得太闷了。病房中人声嘈杂,他悄悄地出了住院部,独自往大街上走去。那个时候萤火县城也只有一块狭小的空间。他出了医院,睁一眼,闭一眼地走着,很快就将整条大街走到了头,走到了汽车站前。

他想去看看汽车站上此时的情景,就往那边走去。他到汽车站前,闭了一下眼,立下了脚,睁开眼就要继续往候车大厅走去,而从汽车站大门的两边的墙上向他扑过来一股潮流。他耳中又响起了:“打倒”、“打倒”声,还有一条条墙上的标语潮水般地在他头脑中翻滚着,轰响着。他嘴角上浅浅一笑,他眼前的墙上是一条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!”无论这条标语是对的还是偏激了,他脑信息波中被它冲击出另一种信息,一个新的信息出现在那信息量中作者:,占居了主导位置。

他估计不久的中国就会富裕起来,一个穷怕了的国家最怕的不是能不能富,而是富了之后,人又该如何走。他感觉到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在将来会出现另一种声音,他要在那种声音中站立起来,那就要敢于走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。他就要独立去走,而不是跟风。跟风,往往迷失了自己。他笑了,他的方向已经出现了。他选择自学,不要文凭,不要任何外在的东西,真正将自己的生命运行到人的彼岸。

他一当确立起自己的目标就不会轻易地改变。却害得营销部门竞相培养营销人才、制定营销战术他又睁开眼看了看那墙上的标语。又闭了一下眼,走进候车大厅,大厅里人流量明显少了。他躺到长椅上,从口袋中掏出眼药水,滴了眼药水,休息了良久,又起来,出了汽车站,往河堤上走去。

他从河堤上走到沙滩上,看着宽阔的河面,坐到一边草坪上看着对岸的青山,那边山下有好几个村落,有人在河里游泳,还有一些女人穿着泳衣在河滩上追逐。他看了一会儿,又闭眼休息了一下。他忘了将书带出来了。他坐了一会儿,又站起来,在河边走着。

他回到医院,休息了会儿,就起来打开书,一会儿闭眼,一会儿睁开眼地看着从家中带出来的书。一位护士过来要他注意多休息,他才搁下书,倒在床上休息。他听到病房中几位病友发出呼噜声还没有睡意。他想到外边走廊上去看书,可是走廊上来往的人太多了,他无法安下心来读书。他就迷迷糊糊地躺着。<今天华商报独家获悉/p>

他忽然在一片月色下遇上莫爱花,她要他在山坡上坐一会儿,他坐下后,发现莫爱花没有穿衣服,看着他,看得他慢慢地向她怀里倒了下去。他想控制住喷涌而出的“脏兮兮”,可是他已经意识到自己遗精了。他只好起了床,担心病房中还有人没有睡死,他找出干净的短裤,到厕所中换了短裤,才回到病房中继续睡觉。

共 156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个已经成熟的男孩子,在经历了父亲去世、旁人非议的情感折磨之后,一个人住进了医院。夜里,小伙子逛了县城,从看到的想到的悟到的内容上,我们看到了这个孩子的成长印记。尤其是夜里的遗精,更是男人成熟的标志,反之,恰恰是因为男人的成熟,才会带来夜幕下特有的那份焦躁。小说以男孩的潜意识为线索,叙述了他的现实遭遇以及内心感受,符合意识流小说的突出特征。文笔流畅,故事耐人品味。欣赏,问好。【:尚林夕】

1楼文友: 18:59:01 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 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!

湖州治男科哪家医院好
拉萨治疗盆腔炎多少钱
南宁白癜风治疗哪家好